Home‎ > ‎

喜欢的歌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张楚

吃完的饭有些兴奋
在家转转或者上街逛逛
为了能有下一顿饱饭
天堂实在太高太远
眼泪眼屎意守丹田
我们也只能表现得这样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有了精力的人民
请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粮食顺利通过人民

真的不敢想要能够活着升天
只要能够活下去正确地浪费剩下的时间
这要经验还要时间
眼泪眼屎意守丹田
我们也只能这样忍受

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
只求保佑活着的人别的就不用再问
不保佑太阳按时升起
地上有没有什么战争
保佑工人还有农民小资产阶级
姑娘和警察升官的升官离婚的离婚无所事事的人

请上苍来保佑这些随时可以出卖自己
随时准备感动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
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


苍蝇


张楚

阳光下我的脸突然被什么亲吻
这温暖的感受差点儿送了我的命
这种行为我总也没法去多加小心
妈妈又在叫我快回家吃饭了
我不饿可再也吃不饱
腐朽的很容易消化掉
新鲜的又没什么味道

和很多人飞舞在街上心里空旷
他们不问我来路我们想法一样
就是飞来停下飞走再飞一趟
我女朋友说你快回来我在爱你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张楚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大家应该互相微笑
搂搂抱抱这样就好
我喜欢鲜花城市里应该有鲜花
即使被人摘掉鲜花也应该长出来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大家应该相互交好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生命象鲜花一样绽开
我们不能让自己枯萎
没有选择我们都必须恋爱
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
随风飘散随风飘散
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
非常地骄傲

孤独的人他们想象鲜花一样美丽
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
可耻的人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
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眼中变得枯萎

姐姐


张楚

这个冬天雪还不下
站在路上眼睛不眨
我的心跳还很温柔
你该表扬我说今天还很听话
我的衣服有些大了
你说我看起来挺嘎
我知道我站在人群里
挺傻

我的爹他总在喝酒是个混球
在死之前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
他坐在楼梯上也已经苍老
已不是对手

感到要被欺骗之前
自己总是做不伟大
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只是想忍要孤单容易尴尬
面对外前面的人群
我得穿过而且潇洒
我知道你在旁边看着
挺假

姐姐我看见你眼里的泪水
你想忘掉那侮辱你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们告诉我女人很温柔很爱流泪
说这很美

噢姐姐
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我有些困了
噢姐姐
带我回家
牵着我的手
你不要害怕

我的爹他总在喝酒是个混球
在死之前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
他坐在楼梯上也已经苍老
已不是对手

噢姐姐
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我有些困了
噢姐姐
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你不要害怕
噢姐姐
带我回家
牵着我的手
你不要害怕
噢姐姐
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我有些困了

垃圾场


何勇

我们生活的世界
就像一个垃圾场
人们就像虫子一样
在这里面你争我抢
吃的都是良心
拉的全是思想


宇宙飞船没找到天堂
艾滋病一染上就是死亡
说是为了和平你才打仗
难道你要把这个世界炸个精光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
就像一个垃圾场
只要你活着
你就不能停止幻想
有人减肥
有人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钟鼓楼


何勇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
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
他们正在说着谁家的三长两短
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

小饭馆里面辛勤的是外地的老乡们
他们的脸色象我一样
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望不清那西山

水中的荷花它的叶子已残
倒影中的月亮在和路灯谈判
说着明儿早晨是谁生火做饭
说着明儿早晨是吃油条饼干

钟鼓楼吸着那尘烟任你们画着他的脸
你的声音我听不见现在是太吵太乱
你已经看了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还不发言
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面
我的家就在钟鼓楼的这边
我的家就在这个大院的里边
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家就在这个地球的上边


Comments